当前位置: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> 六合宝典 >

A股十大牛人——亿安系罗成

发表时间: 2019-09-15

  可是,在那个时候,这种空具口号的大叫大喊,在股市上偏偏能起到作用。散户投资者们无法抵御如此强劲的诱惑。公众热情不断高涨,人们在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1995年“518”井喷后的那段“无人不谈股”的美好时光。在那段时间里,散户投资者们如痴如狂。每天都有许多人到营业部开设新账户,在这些人当中,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专门为了亿安科技而来的。尽管在大牛市的行情中,业绩颇佳的个股不在少数,但就受追捧程度而言,只有吕梁坐庄的“中科创业”能与之媲美。但在股价方面,“中科系”的任何股票都始终没能达到亿安科技的水平。这固然与坐庄风格的不同有关,然而从一个侧面也可看出,亿安科技在当时号称“天下第一股”,的确是无人能与之争锋。

  2000年2月15日,在庄家与机构的联手炒作下,34900金算盘,亿安科技的股价终于冲破了每股100元的价位,当天下午收盘时,股价稳稳地停在了每股104.39元的位置上。据说当时罗成正在外面和一家电子企业的老板洽谈业务,在接到报喜的电话后,罗成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“过百了,一定还会再涨的”,其气度之大,让那位只做实业的老板连连咋舌。

  罗成的淡定与冷静,显然源于他早已知道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就在其股价“破百”当天的上午,一些持有亿安科技的股民甚至自发地聚集在证券营业部门口。一位资深股民回忆当时的场景说:“当亿安冲破每股100元的时候,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那种感觉就像是银行在发钱一样。”这样的集体非理性,自然导致了更多的人加入到恶炒亿安科技的行列中来。

  最夸张的事情发生在2000年2月16日。有好事者甚至找出了一位65岁的老太太。据老太太自己说,在亿安科技还叫“深锦兴A”的时候,她就已经看好这只股票,所以从1992年5月起,她就持有了11 800股深锦兴A。现在,她已经成为了百万富翁,再加上历次配转股和红利,以亿安科技升到每股126元的最高价计算,她已经拥有了320万元的财富。

  一天后,亿安科技股价冲到每股126.31元,达到了历史最高点。从1999年10月25日的每股26.01元算起,到2000年2月17日止,在短短70个交易日内,亿安科技几乎马不停蹄地上涨,其涨幅达到了486%,在成为中国股市第一只百元大股的同时,也被股民们称为“股市的埃菲尔铁塔”。

  然而,让人困惑的是,亿安如此肆无忌惮地操控股价,直至将其炒到每股126元的高昂价位,且在这个过程中上涨从无间断,难道就没有人对此提出过质疑吗?

  事实上,这个质疑的确出现过。早在亿安科技“破百”之前,即有人对其不正常的股价提出过异议。最主要的疑点便是亿安的持股人数。

  据关注亿安科技的专业人士统计,1998年中期,亿安科技的持股人数为29 080户,平均持股1 213股;到1998年底,持股人数降至14 906万户,平均持股2 367股;到1999年中期,持股人数降到4 099户;到年底时,流通股股东总数仅剩下2 878户,其中有2 238个户头所持股票不超过1 000股,却有131个户头持有亿安科技全部流通股的82.91%。

  根据《公司法》的规定,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上市,必须符合“持有股票面值达人民币1 000元以上的股东人数不得少于1 000人”的规定。这也就是说,持有公司股票1 000股的人数不得少于1 000人,即中国股市上非常著名的“千人千股”条例。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衡量亿安科技,它自然不符合公司法规定的上市条件,理应暂停或终止上市。可是,亿安科技非但没有因此被停牌,甚至没有任何形式的相关公告。更令人费解的是,深交所对如此明目张胆的庄家行为,竟然始终没有采取措施。

  显然,即使不清楚罗成等人的坐庄事实,单凭财务数据也足以对亿安科技的股价产生怀疑。1999年,亿安科技每股收益为0.255元,2000年中期每股也只有0.348元,与每股126元的天价相比,这样的收益显然无法支持这么高昂的股价。

  当这些声音聚集到一起的时候,自然就形成了一股质疑亿安科技的力量。一些媒体开始公开撰文讨论:亿安科技炫目的股价,是否可与其业绩相匹配?

  面对扑面而来的质疑声浪,罗成似乎表现得有些茫然。他没有用常规的方式去进行媒体公关,而是派出公司总经理张大伟,在当时还不是很发达的网络上进行了一次网上答疑。可是,当被追问到实际问题时,纵然张大伟巧舌如簧,也实在无法自圆其说。他先是用“股价和业绩未必成比例”的借口来应对公众对亿安业绩的质疑,随后又表示不清楚公司流通股过分集中的现象。当被问到“亿安的资金还是那点资金,厂房还是那个厂房,公司还是那家公司,经理还是那些经理,为什么股价却涨得那么猛”时,张大伟的答复竟然十分荒唐又敷衍塞责:“亿安科技的资金不是那么一点,厂房也已经硕大无比,公司的体制也已经转变,请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,不要落伍了。”

  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在面对投资者的质询时,居然以如此油滑的官僚口吻来回答问题,其坐庄与弄虚作假的本质便已经暴露无遗了。尽管此时距离亿安崩盘还有一段时日,但是从这次网上公众答疑之后,亿安科技的股价便开始走下坡路。

  美国著名投资家彼得林奇有一句很经典的名言:“投资股市绝不是为了赚一次钱,而是要持续赚钱。如果想靠一博而发财,你大可离开股市,去赌场好了。”在这个职业投资人看来,如果绝大多数投资者不能建立一种长期投资的观念,那么股市将变得非常可怕。

  对于亿安科技的投资者来说,最可怕的莫过于亿安的骗局败露,游戏中止。其实,在亿安科技的股价逼近百元的时候,有许多人早就已经清楚,这样的走势肯定是人为所致。但是为了追涨投机,能够从庄家手中分一杯羹,大家还是默认了亿安神话的存在,并且纷纷为之粉饰,与庄家合力营造出一派欢天喜地的盛世景象。

  可是,神话注定只能存在于传说中,当亿安神话的内幕被揭开时,几乎所有人都哑然失笑。而揭开这个内幕的,是专事监管的中国证监会。

  据亿安科技董事会秘书邱大庆透露,当时的监管层早已盯上了罗成等人,事发其实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尽管这个说法未必值得采信,但在2000年3月,鉴于亿安科技股票出现的种种异常行为,证监会还是开始了对亿安科技的调查。此消息一出,亿安科技股价随即开始下跌。

  此时,中国股市上由“519”行情引发的大牛市还在持续,尽管股民对亿安科技的高位股价颇为敏感,但雪崩性的股灾还没有发生。显然,罗成也意识到了局面几近失控。从张大伟那次颇为狼狈的网上答疑之后,他就安排公司的操盘手团队进行有秩序的撤退离场。他相信,在牛市大环境的护佑下,加上亿安专业操盘团队的能力,所有的机构庄家一定能全身而退。可是,显然他在某些问题上考虑得并不周全。

  罗成最大的失算就是庄家联盟的稳固程度。而这松动的一角,正是专门负责融资锁仓的郑伟。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,郑伟先后成立了多家所谓的投资顾问公司。根据事先的分工约定,他的职责就是替罗成找钱,接下亿安科技的流通盘,然后任凭张大伟炒作,他都要服从调度安排。从1998年到1999年10月底,郑伟都在为庄家联盟融资,平心而论,他的工作的确卓有成效。他指挥麾下7家“投资顾问公司”①,打着“代客理财”的幌子,总共拉来了6亿元的资金。以平均18%的资金利率计算,庄家联盟需要支付

  可是,当郑伟发现亿安科技每天都在疯狂上涨,自己控制的股票市值越来越大时,要让他保持冷静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于是,他开始偷偷地将手中的股票拿出去质押,再用获得的资金去炒别的股票。按这样的做法,他总共融到了8亿元的资金,却因为采用了先扣利息的方式,使得将近1亿元市值的股票成为实际上的老鼠仓。

  比这更可怕的是,公司内部的操盘手团队也在偷偷跟仓炒作。从1999年10月份开始,知悉内部情报的操盘手们便开始私下建仓买入股票。在亿安科技控制的账户中,竟然有相当一部分并不隶属于公司,而仅仅是与庄家同进退的套利者。当证监会对亿安科技股票的调查开始时,也是这些人最早得知消息,纷纷选择出货走人。这些小老鼠仓和郑伟的大老鼠仓加在一起,一下子让亿安的局势变得无比凶险。

  于是,从3月份证监会开始调查亿安股案开始,到2000年12月25日,亿安科技的股价已经从峰顶滑到了半山腰,只剩下区区每股50元。然而亿安的厄运还远未结束。12月29日,证监会向郑伟麾下的4家公司下达了处罚决定,认定其非法融资6.5亿元。这个消息公布后,亿安科技的大雪崩最终来临,股价从罗成勉力维持的“50元平台”跳水般直落,在经历了6个跌停之后,一头落在了每股23元的价位上。郑伟随即被叫到证监会接受质询。

  这个消息流传开后,郑伟质押出去的那些股票纷纷被融资人强行斩仓,以作抵偿。与此同时,股市中另一大庄家“中科系”也上演了崩盘残局,两者交相辉映,俨然成为了中国股市中的一对难兄难弟。

  面对如此败局,罗成和张大伟早已无能为力,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赶紧为亿安科技寻找一个合适的新买主。在2000年底的股东大会上,面对许多愤怒至极的股东,罗成以“壮士断腕”来比喻亿安集团的退出,并向全体股东致以“诚挚歉意”。接替亿安集团入主亿安科技的,是专门生产摩托车的重庆隆鑫集团。据在场人回忆,这场股东大会上,新东家隆鑫集团的副总裁一直坐在台下,低头不语。

  此时此刻,站在已经倒下的“埃菲尔铁塔”上,对于任何人来说,都是一个无言的结局。

  罗成在不久之后抽资出逃,他曾经发回一份传真,里面只有简短的两句:“关于这次股市操纵的事情,都由我一人负责,和其他人没有关系。另外,我拿走了8 000万元,以后由我负责。”言语之中,依然不改其枭雄本色。

  2001年4月23日,中国证监会对亿安科技股价操纵案作出处罚:长时间联手操纵亿安科技股价的欣盛、中百、百源和金易等4家公司因违反《证券法》规定,被处以没收违法所得4.49亿元,罚款4.49亿元的处罚。同时,5名与此案有关的操盘手被判处有期徒刑。然而专门负责锁仓的郑伟,以及能言善辩的操盘总指挥张大伟却均奇迹般地逃脱了处罚。

  曾经创造了中国股市第一高价的百元大股亿安科技,在2003年由于亏损严重,戴上了一顶ST的帽子,并在2005年更名为“广东宝利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”,其在股票市场上发行的股票也随之变更为“宝利来”。

  就这样,亿安科技这个神奇的泡沫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由盛转衰。它实际上只是一场由庄家导演的骗局,或者说,它只是投资者异想出来的一个荒诞幻觉、一个令人惊骇的巨大肥皂泡。罗成等人布下的迷局一旦被看破,整个盘口自然轰然崩塌。

  然而,真正值得我们喟叹的是,在这个大泡沫肆意膨胀的一年时间里,大众投资者集体丧失理性,不再承认投资的固有规律,不再满足于只投资那些符合自身价值却上涨较慢的股票。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搭上亿安这艘看似满载财富的快船,于是纷纷铤而走险,加入到这个骗局中来推波助澜,以至于谎言愈演愈盛,贪婪和狂热越来越汹涌。毫无炒股经验的新股民居然也能一夜之间大发横财,这让那些原本对亿安科技嗤之以鼻的老股民坐立不安,最终在灾难来临的时候集体沦陷。

  更值得我们细细回味的是,在这桩股案中监管当局的离奇态度。罗成等人肆无忌惮的操纵行为,早已是路人皆知,为什么要等到最后一刻才动手处理?为什么涉及多家金融机构、多名高层官员的惊天股案,最后却仅以罚款和处理几名亿安底层员工作为结局?为什么在亿安科技一路狂涨的过程中,没有一家证券类报刊站出来表示质疑?

  仔细算来,这场惊天股案已经过去整整10年,在这10年里,各式各样的坐庄行为从未停止过。站在10年后的今天回头望去,亿安一案的金额与情节似乎都略显得微不足道。然而,作为股市庄家的教科书,它实在是中国股市经久不衰的欺诈现象最典型的缩影。

  在Akshaya Tritiya在Lok Sabha选举的热潮中失去了发行主权金债券(SGB)的机会,并且将直接征税目标错过了大约15%之后,政府似乎决心填补这

  豪华摩托车品牌杜卡迪印度公司宣布其2019年下半年即将开展的DRE(杜卡迪骑行体验)课程。在印度DRE活动成功至今之后,杜卡迪已于7月推出DRE安

  一个代表餐馆老板的贸易机构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,食品安全和标准管理局在食品安全和标准管理局的许可证中,只有4 67万个用餐地点,包括餐

  多伦多证券交易所(16,037 49,下跌51 75点)。Avalon Advanced Materials Inc (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代码:AVL)。材料。下跌1 5美分,或1 46%

  Amgen(AMGN)最近一个交易日收于166 70美元,较前一交易日上涨了-1 38%。这一变化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下跌1 32%。其他方面,道琼斯指

  在最近的交易时段,星巴克(SBUX)收于76 06美元,较上一交易日下跌-0 14%。此举比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下跌1 32%窄。其他方面,道琼斯指数下

  IBM(IBM)在最近的交易时段收于132 28美元,比前一天下跌了-0 08%。这一变化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每日涨幅0 16%。其他方面,道指上涨0 26%

  G-III服装集团(GIII)最近一个交易日收于29 24美元,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%。该股票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每日涨幅0 16%。与此同时,道指上涨0